微信公众平台
查看: 4045|回复: 0

周志纯与《西关轶事》

96

主题

115

帖子

952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952
油印本 发表于 2016-3-8 15:51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沈阳收藏家 于 2016-3-17 21:39 编辑

周志纯与《西关轶事》


      两条河流也许永远汇不到一起,各向大海而去,奔流湍急,平缓舒迈。 大自然设定的一切,无法更改。而人却不一样,无论天涯海角,只要缘分到了,会见面的。  

      在怀远门地摊掏书,碰见位书友,问我,你是常红?

      回说,是呀。

      就这样,又多认识了一位书友,他说从老周那里听说过我。因为熟悉一个人,就近还会便宜给你书,这真是万没想到的。假如那位说的那个常红,描述出来是另外一种景状呐,不但不会得到便宜,或许还会涨价也未可知。

      新书友年龄比我大,姓石。仔细端详他,能想起军人的形象,给人一种很是雄壮的感觉。魁梧憨直,不燥不馁。他也算旧书世界里的老人了,有过几次照面,但都没有交流,可能因为他的书堆里,没有我需要的吧。装上书后,停下脚步,再没有走的意思,只是想,多从老石的信息里了解下老周的大概。

      去年,小周给我一本书,告诉我是老周送的,很惊讶。老周都很久没见,竟然还想着我。那种感激的心情,一直萦绕不去,总想着过一阵子抽时间去见见他。

      20年前的南湖,还是个大场合的地摊,我跟老周总能在那里遇到,他也卖书,我也卖书。常聚在摊上喝上一杯,春夏秋冬的走过了漫长的岁月。再以后,沈阳的古玩大集搬到北站,到了那里,我们还是能聚在一起,喝上几杯白酒,反正都是清闲,性情合得来的就多走动交往,属于同行不冤家的友谊。

      他住在回民中学对面的小区里,曾经还到他家喝过酒,同行酒桌上,也是唠和书与人相关的话题。那时隐隐地大概对他有个了解,他有那么个强烈的愿望,要写出他的所闻,留下些他的记忆,他自己眼中的史料。

      老周回民,他的祖上是一个大家族,一直生活在沈阳西关的回回营,他从小就成长在此地。动荡的年代里,他曾在那里经历过风风雨雨。一切情感遭遇的烙印,都难以抹平记忆中挥之不去的点点滴滴。150年了,西关的变迁伴随着一个城市的成长,人文民俗,情感风土,交流往还,民族融洽的影踪讯息。如果没有一位这样见证的人来述略,将来就没有可继承的后辈能了解了。那种遗憾,也许对西关急于开发项目,资金与商业疯狂的商人起不到什么作用,但他是那里的一段历史,是一段真正的文化。不论一个民族,还是一个居住地区,他曾经的一切,就是坐标,是一个气场,没有历史的簇新是不完整的,它包含的老旧,它有过的沧桑,如同醇厚绵远的窖酒,滋味回甘,香飘漫长。那是那里走出去的人的故乡,那是他们值得回忆的地方。每当说起家乡,他们会拿起老周的书,说上一句,对,我也知道。一种共鸣,一段记忆,其实,就是文化中所说的一个生命之光。

      每一束光芒,在穿透阴霾,雾霭射到地面上时,都是力量,让人接受阳光,享受阳光,生命便是如此地成长。

      老石给了我电话,我立马回了过去。老周告诉我,他又在写下一本西关。听了很高兴,心底里有信念的人,不管在何种环境下,都有一个永在追求的心。能静下心来写作,靠着回忆,烟绕书桌,台灯老纸,梦回笔端。那应该是怎样一种美,让自己沉醉在一个无我的时空中。

      昨天,接到老周电话,告诉我有几本书让我去取,正好有位朋友要走,我送完他都很晚了,就定下今天上午过去,原来离着我家不远。他已经搬到小北的天后宫住,孩子离他家也很近,说是五分钟路程。这算是书友修行圆满了吧。

      记得那时老周跟我说,他年轻的时候,还当过科长,见识跟阅历,一定比我这样的书贩子要强。有一年委托我,要给他老母亲做寿,嘱咐我上台讲两句。我都很久没到过前台聚光灯下了,对于我,那虽说是一种荣耀,更是一种折磨,唯恐把那完美的气氛,因了我,再给搞砸喽。实话说,当晚如何睡下的都不知道,因为,书贩子要赶去一个大场合。

      世事翻覆,人间沧海。一步步的努力,老周最后还是回到了书海。逃不脱命运,也更是他自己的追求。

      看见老嫂子面容仍然安详,丝毫没有像她说的那样,身体多病。于是,就坐下闲谈了半天。那时候,他们还在回民中学附近住着,跟老周闲谈无意中听到说,嫂子还是足球学校的老师,她还教过李铁。我是球迷,当然要记下这件事,就又详细咨询了一下。原来他老伴的故事里,也可称其为历史,但却是体育界的历史,要比他的西关轶事还有含金量,更会吸引眼球。老嫂子性格是位让服别人的人,老周刚烈的脾气,时而暴躁,全凭老嫂子的宽容,于几十年的生活里,悠悠地给化解了。他们都是近70岁的人了,如果说这是真的爱情,未免令今天的年轻人不解,或接受的勉强。但,真的爱情原本就是这样,磨合,容忍,释怀,宽广。平静的生活不那么闪闪发光,而平安祥实的淡泊,属于一种境界,虽然平凡却高不可攀。

      老嫂子姓铁,她在辽宁省体育技术学院的体校里,很多中超的学员都叫她铁老师。学员的名字,时至今日,码字出来仍然是光焰四射。曾经叱咤足坛的李铁、陈洋、曲乐恒、曲圣卿,肖战波等等,以及女摔教练康世华,都曾经是她的学生。那是怎样一种荣耀,滴水石穿,桃李争妍。这是一个人的完成,不需要人去懂得的厚重。这就够了。那响彻天际的掌声,震耳欲聋的鼓点、飘扬的旗帜,嘹亮的歌声中,那里面,其实也有铁老师他们。

      所有的曾经,都会化为历史,生命如歌,生命似水。活着的都会短暂,留下的书籍,却是永恒。那是后来人要看到的文化。老周要做的,是给他们看的。

      跟他是老友,老书友,老酒友,更是地摊的朋友。急忙把他出的书拍几个照片发上来,也来几个书桌留影,全都发上来。都老人家了,要什么好看。

      预祝,老周大哥的第二册《西关轶事》早日付梓!老嫂子,老周大哥,常红祝福你们。


  
大银鱼

    (补记:有一年,周大嫂去她们体育院校自己的医院,办一个很简单的手续,因为人太老实,也没人待见。等了很久,还是被拒绝。正赶上李铁路过,看见他的铁老师,问明情况后,直接领着他老师就找了去。告诉办事的人,这是我的老师,你们不要再为难她。以后也希望你们不要为难她。逢年过节,她的学生们,常会来家看看她,买些礼物搁下。周大嫂是位很懂得知足的人,从没有抱怨过生活。)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a2054250102woqm.html

http://book.kongfz.com/683/456298506/




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账号?我要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我要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